SPY

[劇名]: SPY 
[播送]:韓國KBS2 
[類型]:KBS2金耀劇
[首播]:2015年01月09日
[時間]:每週五晚北京時間8點30分播放2集
[接檔]:high school:love on 
[導演]:樸鉉錫《公主的男人
[編劇]:韓相雲《濕氣生態報告書》《完美的間諜》,李江
[主演]: 金在中 裴宗玉 劉五性高勝熙
[集數] :16集
[簡介]:改編自以色列電視劇《MICE》,該劇主要講述了身為前職間諜的母親和擔任國情院要員的兒子之間愛與欺騙的故事。
[官網]:http://www.kbs.co.kr/drama/spy/

  第1集- 善宇初會南派間諜

  國情院現場要員金善宇在中國瀋陽遇上交通事故,乘坐的小汽車被撞,而同事也被刺殺。善宇回到首爾接受治療,傷癒後在國情院接受測謊儀的檢測,上司無法理解善宇為什麼倖免於難,但是找不到可疑的地方,只好將善宇暫時調離前線。另一邊,善宇的女朋友李潤真應約來到善宇家作客,由於善宇遲到,潤真只好獨自跟善宇家人會面。聚餐中潤真說起她的故鄉跟善宇的母親樸惠林一樣,也是中國瀋陽。惠林頓時感到懷疑,查問起潤真的家庭狀況。潤真連忙說父母已去世,可是惠林還是難掩不安。

  第二天,善宇和前輩金賢泰奉命跟一個自首的南派女間諜接頭。到達現場的賢泰不滿意安排,打算收隊。而善宇堅持要完成任務,他們最終把女間諜趙秀妍帶回國情院。在接下來的盤問中,分析官盧恩雅咄咄逼人,引起秀妍反感。善宇唯有自動請纓盤問秀妍,之後從其口中得知北衛部要員臉上有火燒傷的疤痕,並且秀妍乞求善宇救出了她在北韓的家人。此時,一個人在家的惠林突然聽到有人按鈴,來人令她目定口呆。

  第2集- 善宇是奇哲的收買對象

  惠林以為已經去世的黃奇哲,就像幽靈般站在她面前。他是惠林當年在中國進行間諜活動時的上級,奇哲說明這次來訪的目就是讓惠琳接受任務。另一邊,善宇在盤問秀妍的過程中了解到臉上有火燒傷的疤痕的人,猜測可能就是他在瀋陽遇上交通事故時看到的人。而秀妍要​​求國情院幫助她的家人逃離北韓,聲稱只要付錢給監督官,就能協助她的家人偷渡。賢泰聽到監督官後突然衝進審訊室,質問秀妍。隨後,善宇向鍾赫要求重返前線工作,但是卻被告知需暫時留在情報分析科,善宇不滿。回到潤真家後,善宇在夢中回到瀋陽的交通事故現場,再一次看到臉上和手上有傷疤的男人,潤真看到驚醒的善宇,十分擔心。

  惠林陪著小女兒瑩書上研修班,而奇哲偷偷放進她的手提包裡的電話突然響起。電話中奇哲威脅惠林將指定的東西帶到地鐵站後離開。當她要轉身離開時,身後的袋子忽然爆炸。惠林救下小女孩後趕緊回家。晚上當一家人在收看電視新聞時候,惠林的手機突然傳來她白天在地鐵站裡的照片。跟著奇哲打來電話,承認地鐵站爆炸案只是一個設局,而惠林真正的任務就是要收買她那個在國情院工作的兒子善宇。

  第3集- 惠林取代善宇成為間諜

  為了證明善宇是普通的公務員,惠林跟善宇的辦公室聯繫,得知善宇在三年前已調職。惠林終於明白奇哲說的是實話。第二天,善宇發現同事正在搬遷審訊室,而秀妍被安排在明天早上出席新聞發布會。他隨後去探訪了賢泰,賢泰卻提醒他不要對秀妍的個案抱有任何想法,但是善宇說他永遠不會忘記同事在瀋陽被殺害。另一邊,惠林擺脫奇哲的手下來到銀行提款,卻發現她的存款全被提取。此時奇哲出現,警告惠林不要試圖拋棄家人獨自逃走,並且持續脅迫惠林收買善宇,命令她即晚跟他見面。

  惠林想將一切告知丈夫,但是宇碩正要出席工程會議,無暇理會。但是他在返途中收到惠林的短訊,字裡行間透露要離開,擔心的宇碩立即拋開工作追尋惠林。而終於堵住惠林的宇碩得知奇哲已經出現,目的是要收買善宇,因為善宇是國情院的要員。但是惠林表示收買善宇是絕對不行的,她下定決心去自首,宇碩堅持夫妻兩人共同解決困難。此時,善宇在酒吧找到獨自喝悶酒的恩雅,他從恩雅的口中對國情院成員有了進一步了解。當指定的時間越來越近,宇碩陪著惠林赴會,奇哲迫使惠林召喚善宇到來卻被惠林拒絕。為了不讓善宇被牽連,宇碩和惠林決定取代善宇,成為奇哲的間諜。

  第4集- 善宇的作戰計劃

  奇哲命令惠林監視善宇的一舉一動,無奈的惠林只能把竊聽器放在善宇的房間裡。另一邊,善宇向鍾赫提議將秀妍作為雙重間諜利用,而鍾赫反建議讓秀妍直接跟大嶺頭頭會面,然後趁機抓住他,並且該行動由善宇整個負責。善宇回到家中,惠林趁著善宇沐浴的時候,將追踪器放進了他的手機和電腦。之後善宇離開,宇碩和惠林則利用追踪器跟踪來到潤真的家。偷聽中他們驚訝的發現潤真似乎知道善宇的工作,而家人卻一直蒙在鼓裡,惠林感到不快。同時惠琳又擔心善宇明天的作戰計劃會涉及奇哲,為了不讓善宇遇到危險她決定把監聽的談話記錄刪去。

  善宇將計劃告訴秀妍,秀妍答允,並且希望能夠把北韓的家人帶過來。善宇不理會賢泰的提醒,承諾秀妍會盡力,秀妍聽到後馬上打電話和奇哲約定了見面後。之後一行人來到見面地點的附近咖啡店設置監視器材,而秀妍帶著偽鈔來到街道等待奇哲。突然手機響起,原來是奇哲,奇哲警告她背叛者的家人將不會有好下場。突然,一輛電單車在馬路上亂攢,並且在秀妍附近引發車禍。善宇感到不妙,馬上從咖啡店衝出去。因為擔心兒子而來到附近的惠林也被這情景驚呆了。這時奇哲出現在秀妍面前,而貫穿人群來到人群中央的善宇在秀妍快要倒下時趕上抱緊她。

  第5集- 惠林發現潤真的秘密

  因秀妍的死亡而備受衝擊的善宇呆坐在咖啡店裡,回憶秀妍的最後時刻。而鍾赫則打算將作戰失敗的責任全都歸責於善宇。圍觀了整個過程的惠林再次找到奇哲,試圖挽救他的信任。奇哲表示他需要的不是善宇,並且把國情院組長宋鐘赫的照片遞給惠林。善宇回到潤真家中洗滌秀妍留下的血跡,難掩憤怒。回到家的潤真望著失落的善宇,不禁黯然。另一邊,惠林跟丈夫會合後,她告訴宇碩他們下一個行動是入侵鐘赫的手機。

  善宇跟中間人接觸,希望可以幫助秀妍的家人從北韓偷渡到南韓。他威脅中間人會告發利用脫北者進行非法活動,中間人無奈答應。國情院的科技人員告訴鐘赫,他交來的硬槃無法破解,提議鐘赫在其他專業機構尋求幫助。而鍾赫發現善宇的父親正是出任科技公司Hedge Technet的高層。另一邊廂,惠林趁著潤真離開,潛入她的公寓。她利用儀器在每一個角落仔細搜索,希望找到竊聽裝置。當準備空手而回的時候,忽然發現在抽屜裡藏有一個手機,上面的通話記錄寫著“媽媽”。惠林猛然想起潤真說過她的父母已過世。她正要撥打號碼時,忽然聽到腳步聲,潤真回來了。

  第6集- 善宇跟母親起衝突

  鐘赫詢問善宇可否聯絡他的父親請教如何拆解一個硬盤,善宇同意。賢泰和恩雅審視秀妍被殺時的閉路電視錄像,發現一個可疑人物將東西扔進垃圾堆。善宇在裡面找到了一根注射器,他又聯想起在瀋陽車禍後出現的疤臉男人。之後他回到家中,惠林偷偷打開善宇的背包,驚見奇哲的照片。善宇卻忽然出現,怪責惠林的行為。此時善宇的手機響起,惠林看到來電是潤真後,卻拒絕把手機交給善宇。惠林解釋她懷疑潤真有所隱瞞,善宇不​​但不接受,更要求惠林離開他的房間。宇碩試圖安慰妻子,惠林沮喪過後建議邀請鐘赫來家中作客,因為鍾赫之前主動聯絡了宇碩尋求幫助。

  惠林懷疑潤真的身份,於是跟踪窺探她的情況。她跟著潤真來到一家小飯館,驚訝地發現奇哲正坐在潤真後面,而且奇哲的手下將其他客人都趕走了。在飯館裡,潤真透露自己是南派間諜,是有的目地接近善宇。她只所以約見奇哲是因為她不想再打聽善宇的行動。可惜奇哲不為所動,命令她繼續留在善宇身邊。晚上,回到家地潤真打算給家人打電話,但是打開抽屜找不到跟媽媽通話的手機。此時,不遠處傳來熟悉的鈴聲。潤真回頭,看到惠林握著她正要找尋的手機。

  第7集- 深陷親情與愛情之間的潤真

  惠林舉起響著的手機,質問潤真接近善宇的意圖。潤真回答說,她的任務只是接近善宇,不知道具體計劃。惠林命令潤真不要再在她和她的家人面前出現。但是潤真表白,她對善宇的感情是真誠的。第二天,潤真收拾行李離開了公寓。沿途上她試圖擺脫奇哲的手下,可惜不成功。潤真被帶到奇哲的面前,她告訴奇哲決定離開善宇,讓奇哲放她離開。這時,剛剛她離家時扔掉的手機卻出現在奇哲的手裡,潤真悲哀地知道她再也不能逃出奇哲的控制。

  鐘赫告訴善宇和組員,他們被邀請到善宇家中作客,善宇擔心他在國情院的身份會曝光,鐘赫卻表示說會配合。夜已深,留在國情院的善宇打開從閉路電視錄得的影像和舊北韓軍隊的照片作配對。而在家里地宇碩和惠林正在測試電話竊聽的程式,察覺到整個過程需要三分鐘,他們絞盡腦計也沒有把握讓鐘赫拿出自己的手機。善宇和潤真在餐廳進餐,看著她一臉愁容,善宇猜測跟母親有關。於是發誓要保護她,讓她成為家人。之後,他一個人回到國情院裡,突然電腦畫面上出現了兩組出奇吻合的照片,一組是閉路電視在地鐵站爆炸案和秀妍死亡時拍到的影像,另一組是北韓軍隊裡的舊照,兩張熟悉的臉孔呈現眼前- 惠林和奇哲。

  第8集- 各懷心事的晚宴

  善宇和賢泰在結束國情院的會議後,來到地下室翻看舊文檔。他直接取出了瀋陽時期的文檔箱,並且其中一張舊照片引起了他的關注。善宇取走了照片返回家中,他翻出舊相冊細心觀看兒時跟母親的合照。晚上,大家帶著禮物來到善宇家,賢泰卻若有所思地盯著惠林。結束晚宴後,賢泰收到秘密任務,需要將善宇家的路由器鉤線,好讓在屋外的技術員擷取破解密碼的程式。途中他偶然翻出放在書桌上的舊相冊,跟善宇不約而同地註視著同一張照片,賢泰隱約覺得不妥。在大廳和宇碩談話的鐘赫告訴宇碩他獲得一個硬盤,所以希望宇碩能夠協助他拆解密碼。談話期間,惠林則在潤真協助下終於將竊聽設備安裝到鐘赫的手機裡面。善宇留意到惠林和潤真出奇地合拍,感到可疑。

  隨後,宇碩成功打開硬盤卻發現裡面是空的,鐘赫解釋他沒有把實際的硬盤帶來。此時,屋外的技術員成功擷取破解密碼的程式。但是卻發現硬盤裡有兩組密碼,仍然無法打開。各懷心事的晚宴終於散場,而善宇送潤真離開後,在回家的路上發現當日在秀妍死亡時出現的可疑車輛,他掉頭跟著車輛來到遊樂場,突然發現母親和疤臉間諜的人影映入眼簾。善宇頓時不知所措,忘記了電話另一頭的賢泰。

 

第9集- 善宇徹底了解真相

 

  善宇偶然目擊了惠林和奇哲在一起的畫面,他立馬回到國情院查看之前的文檔,終發現了母親的照片也在其中。並且通過電腦核對發現母親還是之前在地鐵中的嫌疑人。另一邊,奇哲回到基地,發現北韓派了新人員吳泰植來監視自己,兩人就惠林和善宇的事情進行對峙。第二天早上,賢泰來詢問善宇昨晚看到了什麼,善宇卻隱瞞了母親的事情,並且他把文檔中母親的照片拿走了。之後他返回家中,突然在自己房間中的相冊後面發現了竊聽器,在背包裡也發現了追踪器,善宇十分震驚。此時,瑩書回到家中,善宇詢問起妹妹曾經提起的叔叔,並且拿出奇哲的照片讓她辨認,瑩書表示就是這個​​叔叔。

 

  善宇終明白父母連同奇哲一起欺騙了自己。深受打擊的他突然接到了奇哲打來的電話,奇哲提出兩人見面。另一邊,次長約見鍾赫,他表示硬盤裡面有巨額秘密資金,並且警告鐘赫盡快打開硬盤。鐘赫收到指示後召集了所有手下來到宇碩的公司,他表明了自己是國情院人員的身份,希望宇碩能協助他們打開硬盤。晚上,善宇來到和奇哲約好的地點,兩人終於第一次面對面。

 

  第10集- 善宇和奇哲進行對峙

 

  善宇和奇哲終於見面,奇哲以惠林威脅善宇,並且將惠林以前的事情都告訴了善宇。他表示惠林現在是因為不想善宇被收買而協助自己做事,如果不想惠林出事,善宇就得到他手下來。隨後奇哲回到基地,泰植看到他之後卻對奇哲的收買方式表示十分不滿。他不想浪費時間,於是製定了更為激烈的戰略計劃。第二天,泰植突然來到潤真家,表示有事情要求潤真做。此時,國情院方面鐘赫叫來賢泰欲解答賢泰的疑惑,他說明了自己是從監督官手裡得到了硬盤。並且希望希望賢泰能協助自己破解硬盤,然後抓住監督官。

 

  善宇從恩雅口中得知母親一直在吃神經安定劑,而他回家後在惠林的小櫃子裡面發現了惠林寫的自首信,徹底了解事情真相的善宇受到了衝擊。同時收到泰植命令的潤真來到瑩書的學校門口,計劃綁架瑩書。而善宇為了母親,回到國情院刪除和粉碎了所有有關於惠林的照片和文檔。泰植卻命令手下來到善宇家,計劃綁走惠林。另一邊,善宇再次找到了奇哲。

 

  第11集- 善宇無奈偷走硬盤

 

  善宇和奇哲再次見面,他以不許再動家人為條件表示願意按照的奇哲指示做事。奇哲立馬通知了泰植已經收買善宇,泰植不得不取消了綁架瑩書和惠林的企劃。奇哲還告訴善宇監督官的硬盤被國情院拿走了,善宇需要把硬盤偷來給他,並且承諾善宇拿到硬盤後就會刪除他家人的資料。在家中的惠林發現之前安裝在善宇房間相冊後面的竊聽器不見了,她的自首信也被移動了位置。惠林終明白善宇已經知道了所有事情。善宇回到了家中,惠林與善宇卻在第一次開誠佈公時發生了衝突,兩母子打算用各自的方式守護著自己的家人。此時,泰植再次帶人闖入潤真家,並且挾持了她。

 

  第二天早上,善宇找到鐘赫詢問硬盤事情的時候,鐘赫卻因為次長的事情匆匆離開。一個人在辦公室的善宇,突然收到潤真被挾持的視頻,泰植威脅他立刻把硬盤拿來給自己。無奈的善宇悄悄帶走了放在辦公室的硬盤。另一邊,惠林再次找到奇哲,警告他馬上停止作戰。奇哲卻說他們是排除自己在行動,不會聽他的話。他還表示希望能和惠林從其他人那裡拿走硬盤後一起離開這個國家。此時,善宇帶著硬盤來到了潤真家。

 

  第12集- 善宇和潤真發生衝突

 

  善宇用帶來的硬盤換來了潤真的安全,而潤真卻對善宇說出了自己是奇哲安插在他身邊的人,自己一點都不愛善宇。她還說出之前是自己洩漏了秀妍事件的作戰計劃,兩人終發生衝突,善宇悲傷地離開了潤真家。泰植回到了奇哲的基地,他打算殺死奇哲和惠林。出乎意料,手下卻將槍口指向了泰植,原來奇哲早就收買了手下,泰植最終被奇哲殺死。隨後,善宇來到奇哲的基地,發現已經人去樓空。他拿走惠林遺留在現場的背包,並且偽裝成外賣人員躲開警察,離開了現場。

 

  賢泰通過偷聽賢泰和次長的對話,發現兩人計劃把監督官推給善宇。而善宇發現惠林被奇哲帶走了,並且無法聯繫到奇哲。他找到潤真詢問奇哲的去向,兩人再次發生了衝突。善宇制服了潤真,潤真表示奇哲可能去找宇碩破解密碼了。善宇聽後打電話放風給恩雅,讓他通知其他人來宇碩的公司抓人。奇哲帶著手下來到宇碩的公司,他以惠林威脅宇碩解開硬盤。這時,善宇也趕來了公司。

 

  第13集- 善宇設法解救惠林

 

  奇哲對善宇提出瞭如果想要救惠林的話,就跟宇碩一起解開密碼。而國情院人員到達了宇碩的公司,奇哲和善宇只能馬上撤離。另一邊,賢泰在醫院停屍房發現了監督官的屍體,想起了以前犧牲的同事。他命令恩雅去偷偷查看了善宇家,恩雅發現了惠林的自首信。鐘赫下令讓手下抓住善宇的妹妹瑩書以此威脅善宇,幸好善宇和潤珍急時趕到,帶走了瑩書。一行人回到宇碩藏身的酒店,宇碩告訴他已經解開了硬盤,兩人終明白原來大家為了裡面的巨額金額而拼命。但是就此將硬盤交給奇哲的話,整個家族都會變成間諜而忐忑不安,為了守護家人的將來,善宇打算想辦法同時拴住奇哲和鍾赫兩邊。

 

  恩雅向賢泰報告惠林過去是間諜的事實,但是賢泰卻讓她不要把情報告訴鐘赫。之後,他偷看鐘赫審問抓到的奇哲的手下,發現鐘赫竟然私自註射藥物進行逼供。賢泰想起了監督官死去的樣子,懷疑監督官是被鐘赫注射藥物而死去的。而鍾赫終從審問中得知原來善宇一家都是間諜。另一邊,惠林看著家人如此痛苦,她答應和奇哲和她一起離開,但是奇哲要放了自己的家人。國情院人員追踪瑩書的手機位置趕來了她們藏身的地點,而善宇獨自來到了鐘赫家。

 

  第14集- 緊張的三角對立

 

  國情院人員一直試圖砸開酒店的門,宇碩情急之下將硬盤囑託給潤真,讓她把硬盤交給善宇。此時,善宇正在和鍾赫進行談判,他答應把已經解密的硬盤交給鐘赫,但是鍾赫要解救惠林還有給自己家人赦免證。同時,善宇還繼續拖延奇哲,告訴他因為硬盤有雙重密碼需要明天才能交給他。晚上,善宇回到酒店,發現門口被國情院人員把守,而宇碩和瑩書也被抓走了。他以為潤真私自帶走了硬盤,但出乎意料潤真卻出現把硬盤還給了他。隨後,善宇找到了賢泰,兩人慢慢旅順了事情的發生經過,原來鐘赫為了硬盤裡面的巨額資金而殺死了監督官,而奇哲也是為了錢收買善宇。兩人計劃將他們繩之以法。

 

  潤珍找到奇哲,將善宇打算和鍾赫交易的消息透露給他。隨後,鐘赫到達地點和善宇見面,善宇用硬盤和他交換赦免證,但是他卻給了善宇空文檔,並且還命令手下逮捕善宇。潤真在暗處看到後,馬上命令恩雅找到次長,將鐘赫的事情告訴他。此時,奇哲也到達現場,並且殺死了鐘赫的手下。

 

  第15集- 出現變數的計劃

 

  善宇想通過以夷制夷的戰術將鐘赫與奇哲同時制服,所以約定了三方見面。他計劃就算自己受傷也要拿到硬盤救出惠林而製,但是奇哲開始槍殺的變數卻讓他陷入同時失去這兩者的危機中。之後,鐘赫逃跑後在途中被次長叫來的人殺死,而善宇也在奇哲拿到硬盤後中槍。惠林看到中槍的善宇馬上脫口答應了跟奇哲走的事情,奇哲聽到後放過了善宇,並且再次帶走了惠林。善宇流血過多暈倒過去,醒來後賢泰告訴他上頭可能要給他們一家安上“間諜家族黨”的罪名替罪。談話間善宇收到了潤真正在跟踪奇哲的消息,他打算和賢泰兩人繼續追踪下去。因為時間緊急,善宇直接一個人離開了救護車。

 

  次長約見宇碩,他讓宇碩招供自己是被惠林說服一直在做固定間諜,這樣善宇就能輕判,宇碩陷入兩難的情況。善宇和潤真碰面,兩人趕到追踪器顯示的目的地,卻發現奇哲一行人早已經棄車逃走。突然,他想起之前奇哲的手下也受傷了,於是便開始尋找附近的醫院。受傷的惠林和奇哲的手下果然在醫院接受治療,奇哲回憶起以前發生爆炸案後在醫院的自己。而奇哲的手下卻開始商量分賬拿錢的事情。

 

  第16集- 回歸幸福生活的一家人(大結局)

 

  奇哲的手下發生叛變,雙方發生搶戰,惠林趁機逃跑了。潤真在門口正好看到逃跑的惠林立即跟隨,而走在最後面的奇哲對潤真動手。幸好善宇及時趕到為潤真注射解讀劑。隨後他開始尋找惠林,而惠林看到暗處打算開槍的奇哲,撲上去為善宇擋槍。昏迷之際,她告訴善宇奇哲要坐船離開,讓他立馬去碼頭抓奇哲。善宇抵達碼頭後發現奇哲已經因為受重傷而死去,他拿走了硬盤交給了次長。次長決定將他們一家人的事件掩蓋,需要保密事項也全部刪除。終於結束一切事情的善宇到達惠林做手術的醫院,卻發現送惠林到醫院的潤真已經不知去向。無措的善宇只能和宇碩和熒書在病房外等待惠林的手術結束。

 

  一年後,善宇做回了普通職員,一家人的生活終於恢復平靜,只是善宇會還是會想起過去和潤真在一起的時光。恩雅和賢泰來到善宇家一起吃飯,善宇在賢泰給他的禮物裡面發現了賢泰的留言,原來在去年的硬盤案件中有一位雙重間諜想和善宇見面。第二天,善宇來到約定的地方,此時潤真緩緩走來,兩人終於再次見面。

 

創作者介紹

GOSSIPGIRL泛泛的秘密花園

泛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