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果醬

[劇名]: 橘子果醬
[播送]:韓國KBS台
[類型]:KBS金曜劇
[首播]:2015年05月15日
[時間]:每週五晚各播放一集
[導演]:李炯旻、崔承範
[編劇]:文素善
[主演]: 呂珍九金雪炫李宗泫吉恩惠
[集數]:12集
[簡介]:該劇主要講述了人類與吸血鬼共存的世界裡,隱藏吸血鬼身份的轉校女高中生與學校人氣男生的浪漫奇幻愛情故事。

  第1集

  吸血鬼白瑪麗到新學校讀書白瑪麗表面上長得文靜可愛,實際上是一隻人見人怕的吸血鬼,為了掩蓋自己的吸血鬼身份,白瑪麗轉到一所新學校讀書。鄭在民是白瑪麗轉入的新同學,二人在列車上坐在一節車廂裡面不認識彼此,白瑪麗坐在座位上做了一個夢,夢中白瑪麗回到童年時代經歷了一些事情。一名男子悄悄伸手撫摸旁邊女人的大腿,白瑪麗正在做夢沒有甦醒過來,男子放心地撫摸旁邊女人的大腿,白瑪麗忽然甦醒過來大聲尖叫。男子以為自己的可恥行徑被發現,心中升起不安惡人先告狀認為白瑪麗在污衊他人,白瑪麗不知道坐在身邊的男子是色狼,男子起身想去另一節車廂,一名中年女子伸手拉住男子不放鬆,說他性騷擾。男子在中年女子的各拼命掙扎,車廂陷入到混亂中,男子不慎將一包血液掉落在地上,紅紅的血液散了一地,所有人大吃一驚意識到遇到一隻吸血鬼。白瑪麗蹲在地上撿拾血液,周圍的乘客一臉驚恐盯著男人,鄭在民蹲到地上查看白瑪麗的情況,地上的血液在鄭在民眼中是一包像血液的食品,白瑪麗慌張的逃跑了。白瑪麗來到學校報到,鄭在民正在黑板上寫字,白瑪麗像是沒有看到鄭在民一樣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有人已經拍下白瑪麗在列車上掉落血液的事情,一些學生拿出手機上網看到關於男人的新聞報導。白瑪麗就坐在教室裡面,學生們一臉好奇圍到白瑪麗身邊,白瑪麗在學生們面前承認自己在男人身邊,為了證明吸血鬼不咬自己,白瑪麗向學生們展示掛在脖子上的十字架。吸血鬼最害怕的物品便是十字架,白瑪麗能佩戴十字架足以向眾人說明她不是吸血鬼。白父坐在家中看電視,電視中正在播放體育節目,白父一邊吃炸雞喝脾酒一邊觀看體育比賽,白母外出歸來驚動了白父,白父趕緊關閉電視藏好炸雞脾酒,白母回到客廳裡面嗅聞到空氣中漂浮的炸雞氣息,白父計上心來扮出渾然不知的模樣,白母順著香氣來到抽屜裡面找到炸雞,炸雞價格昂貴,白母數落白父浪費錢買炸雞。白瑪麗進入新學校讀書與眾人格格不入,鄭在民悄悄跟隨白瑪麗坐地鐵,白瑪麗坐在座位上不知不覺熟睡過去,在睡夢過程中白瑪麗不知不覺親吻鄭在民的脖子,鄭在民坐在當場沒有推開白瑪麗,坐在鄭在民對面的三個大人對白瑪麗的舉動側目而視,一名老者忍無可忍起身離去,白瑪麗忽然從睡夢中甦醒過來,鄭在民神色複雜看著白瑪麗,白瑪麗扔下鄭在民起身離去。韓老師與鄭母戀愛,鄭在民在餐廳跟韓老師見面,韓老師極有可能成為鄭在民的後爸,鄭在民要求韓老師在學校不能透露跟鄭母認識,韓老師想送禮物給鄭在民,鄭在民毫不客氣拒絕了韓老師的好意。白瑪麗健忘不記得鄭在民,鄭在民已經跟白瑪麗有過幾次獨處經歷,白瑪麗似乎患有臉盲症不記得鄭在民,鄭在民身上散發出一股血液的氣息,白瑪麗趕緊捏住鼻子不敢再嗅聞血液氣息,鄭在民以為自己身上有汗臭味,回到家中鄭在民脫光衣服在浴室洗澡。白瑪麗的行徑極其神秘,鄭在民在好奇心的驅使下跟踪白瑪麗,白瑪麗上學放學喜歡佩戴耳機,鄭在民以為白瑪麗酷愛聽音樂,白瑪麗佩戴耳機只是為了隔離現實中噪雜的聲音,音樂對於白瑪麗來說毫無吸引力。鄭在民以為白瑪麗喜歡彈吉它,白瑪麗再次否認了鄭在民的猜測,鄭在民心有不甘從白瑪麗的書包中拿出一本曲譜,白瑪麗如果不喜歡彈吉它絕不可能收藏曲譜。酒吧中人來人往熱情非凡,鄭在民來到酒吧里面喝酒消愁,一名女子坐在舞台上的鋼琴旁邊彈奏鋼琴,鄭在民在琴聲的吸引下向女子看過去,女子正是白瑪麗,白瑪麗如同一名鋼琴家一樣動作嫻熟彈奏鋼琴,鄭在民一直懷疑白瑪麗喜歡音樂,白瑪麗否認了鄭在民的猜測,鄭在民難以置信看著坐在舞台上彈琴的白瑪麗,白瑪麗顧著彈奏鋼琴沒有發現站在台下的鄭在民,在鄭在民驚訝的目光中,白瑪麗面色平靜彈出一首動人心魄的樂曲。

  第2集

  白瑪麗險在同學面前吸血電視中播放關於吸血鬼的新聞報導,主持人提醒尋常人遠離吸血鬼,吸血鬼與尋常人體格不一樣,尋常人很難戰勝體格強大的吸血鬼。吸血鬼的弱點是害怕陽光,白父身為吸血鬼每天定時注射防曬藥水,防曬藥水可以幫助吸血鬼跟尋常人一樣在白天出行,白父每到一定時間就會購買幾支防曬藥水。鄭在民躺在床上做了一個夢,白瑪麗出現在鄭在民的夢中,鄭在民坐在桌前一臉驚恐看著白瑪麗,白瑪麗穿著黑色絲襪逼近鄭在民,鄭在民坐在椅子上忘記逃路,白瑪麗逼到鄭在民身邊嫵媚萬千,鄭在民沒有反抗白瑪麗,白瑪麗親吻鄭在民的脖子,鄭在民雖然非常害怕但又情不自禁享受白瑪麗的親吻,白瑪麗在親吻過程中生長獠牙往鄭在民脖子上咬去,鄭在民在脖子即將被白瑪麗咬到的時候甦醒過來。白瑪麗在鄭在民面前隱藏音樂愛好,鄭在民懷疑白瑪麗也喜歡音樂,學校的音樂室存放許多樂器,鄭在民來到音樂室聽到門外傳來的腳步聲,來者正是白瑪麗,鄭在民情急之下藏到一張桌子後面,白瑪麗來到音樂室拿起一把吉它準備彈琴,擺在桌子上的一隻花瓶不慎被白瑪麗碰落,藏在桌子後面的鄭在民眼疾手快伸手抓住落在空中的花瓶。白瑪麗一臉驚訝看著從桌子後面站起來的鄭在民,鄭在民主動提起白瑪麗彈吉它的事情,白瑪麗在鄭在民面前謊稱不愛好音樂,鄭在民質問白瑪麗為何騙人,白瑪麗沒有回答鄭在民的話,鄭在民目不轉睛看著白瑪麗奔出音樂室。新的一天到來,白母為白瑪麗注射了防曬藥水,白瑪麗背著書包告別母親出門讀書,白父在路上叫住白瑪麗,白瑪麗一路小跑來到父親身邊,白父拿出一包血液叮囑白瑪麗按時喝血。白瑪麗回到學校將血液放到保險箱裡面,雅拉在中午的時候悄悄更改開鎖密碼,白瑪麗因為開鎖密碼被更改無法打開保險箱喝血,雅拉暗中不動聲色注視白瑪麗因為無法喝血變得舉止怪異。白瑪麗離開教室來到過道上遇到鄭在民,鄭在民身上散發出誘人的血液氣息,白瑪麗情不自禁上前摟住鄭在民,鄭在民沒有推開白瑪麗,雅拉與同學們站在不遠處注視白瑪麗摟住鄭在民。白瑪麗忽然回過神來扔下鄭在民繼續向前走,同為吸血鬼的韓在厚及時抱起白瑪麗來到醫務室,醫務室裡面存有血液,韓在厚找到一包血液送給白瑪麗,白瑪麗一邊吸血一邊跟韓在厚閒聊,韓在厚與白瑪麗自小相識,多年以前二人一起坐在屋外的長椅上喝血。白瑪麗喝完血液恢復精力,韓在厚陪著白瑪麗到體育館報到,老師批評白瑪麗沒有穿運動服,白瑪麗因為雅拉更改開箱密碼無法拿取運動服,其實雅拉早在白瑪麗被韓在厚抱到醫務室的時候改回原來的開鎖密碼,老師認定白瑪麗在說謊,白瑪麗在老師的要求下到操場跑步。韓在厚陪著白瑪麗在操場跑步,鄭在民站在操場旁邊神色複雜注視韓在厚與白瑪麗,二人在鄭在民的注視下停下腳步休息,由於角度問題,鄭在民以為韓在厚正在親吻白瑪麗。愛靜回到教室發現放在保險箱裡面的一件衣服沾上了血紅色,白瑪麗平時喜歡吃血紅色食品,愛靜要求白瑪麗打開保險箱,白瑪麗不肯打開保險箱,愛靜不依不撓認定是白瑪麗不慎將血紅食品沾到她的衣服上。韓在厚主動為白瑪麗解圍,愛靜見韓在厚拿出幾包血紅食品,一時之間找不到理由再找白瑪麗的麻煩。傍晚放學,韓在厚陪白瑪麗一起放學,鄭在民急匆匆離開學校追趕白瑪麗,白瑪麗曾經親吻鄭在民的脖子,鄭在民心有不甘想知道白瑪麗為何親他的脖子,白瑪麗在離家不遠的小路上被鄭在民叫住,韓在厚走到旁邊讓白瑪麗與鄭在民單獨相處,鄭在民要求白瑪麗解釋親他脖子的原因,白瑪麗早已忘記當初親吻過鄭在民的脖子,鄭在民見白瑪麗已經記不起當初親脖子的事情,只得親自親吻白瑪麗的脖子,站在旁邊的韓在厚見鄭在民親吻白瑪麗,雙眼露出驚訝目不轉睛看著鄭在民。白瑪麗被鄭在民親吻脖子激發體內的吸血慾望,鄭在民沒有發現白瑪麗的雙眼開始變色。

  第3集

  白瑪麗晚上練習吉他的時候,她想著跟鄭在民的事情,第一次車上遇到,後面她因為嗜血慾望吻到鄭在民,鄭在民覺得白瑪麗不認識自己很過分。鄭在民讓白瑪麗想起對他做的,吻了白瑪麗的脖子。白瑪麗覺得這個鄭在民很不一樣。晚上鄭在民打球。晚上韓世厚看著白瑪麗的樂譜,醒著白瑪麗的夢想就是作曲。韓世厚很不喜歡鄭在民。早上白瑪麗去上學的時候,韓世厚在白瑪麗家人一起吃早餐(喝血)。白瑪麗母親叫她吃早餐,白瑪麗表示沒時間了,去學校再吃。於是白瑪麗背著書包去上學了。韓世厚看到白瑪麗走了就馬上喝完追出去。韓世厚跟白瑪麗表示不要跟鄭在民牽扯上。看得出來鄭在民喜歡她。讓白瑪麗清楚吸血鬼跟人類不可能的。白瑪麗讓韓世厚不要再說了。沒有任何意義。韓世厚很生氣,白瑪麗根本不聽他的。上課的時候,白瑪麗盯著鄭在民看。鄭在民好像感覺身後有人看自己,於是轉頭看向後面,白瑪麗發現鄭在民轉頭就急忙裝作沒看的樣子做事。這時鄭在民臨座的趙雅拉發現鄭在民看著白瑪麗,韓世厚則是看向白瑪麗。晚上韓世厚彈吉他想事情,韓世厚想起當時鄭在民看到自己的糾結跟鄭在民母親結婚。韓世厚想起當時的鄭在民很是討厭吸血鬼,覺得吸血鬼全部死了就好了。說完鄭在民離開了,留下吉他。韓世厚叫鄭在民拿,鄭在民表示他要扔了。他要可以拿走。韓世厚去看那個吉他。韓世厚想著這個事情的時候,白約瑟讓韓世厚帶他出去。於是韓世厚被白約瑟帶出去。晚上白瑪麗從自己餐廳出來,因為她接到電話白約瑟不見了。白瑪麗急忙要跑出去找,這時遇到來到這裡的鄭在民,鄭在民詢問她怎麼了。白約瑟是誰?白瑪麗表示白約瑟是自己的弟弟,弟弟丟了,她要去找。鄭在民拉住她,拿白瑪麗手機看到手機屏幕上的姐弟照片。鄭在民覺得白約瑟很可愛。鄭在民拿過白瑪麗的手機,傳照片給他。白瑪麗表示要幹什麼。鄭在民表示他要群發讓大家一起幫忙找,於是鄭在民寫了照片上白瑪麗弟弟白約瑟丟失,有消息聯繫他,並寫了號碼。大家看到就給鄭在民提供知道的消息。韓世厚到處找。韓世厚跟白瑪麗的父母道歉是他的失誤,導致白約瑟不見了。大家著急找。鄭在民得到消息來到兒童遊樂園,看到一個小孩,於是就叫白約瑟,你是白約瑟嗎?白約瑟沒說話。白約瑟正玩滑梯滑下。鄭在民張開雙臂表示自己是白約瑟姐姐的朋友,白約瑟看到鄭在民不對勁。白約瑟開始有嗜血慾望。當鄭在民開心抱住白約瑟的時候,白約瑟準備去咬鄭在民。這時白瑪麗趕到。白瑪麗看到那一幕以後,急忙把弟弟拽到自己懷裡。鄭在民覺得白瑪麗很奇怪,怎麼那麼做。白瑪麗沒多說,抱著弟弟離開了。白瑪麗跑到一處把弟弟放下。白瑪麗罵了弟弟,叫他不准吸人血。弟弟被白瑪麗罵哭了。白瑪麗也哭了。白瑪麗打電話給母親表示找到弟弟了。母親聽到白瑪麗哭了,問她怎麼了。白瑪麗沒說,只是一直哭。第二天白瑪麗去到學校,大家覺得白瑪麗太誇張了,幫她找弟弟連謝謝也沒有了。白瑪麗看到同學的議論沒有管,但是看到鄭在民的時候,竟然發現鄭在民看到自己也不想理會的走了。白瑪麗跟'韓雲宰見面,他們聊了天,希望白瑪麗參加樂團。他們也互相知道VCS(吸血鬼管理系統)的事情。白瑪麗去到樂器房,看到鄭在民後,感謝鄭在民的幫忙。鄭在民跟白瑪麗表示就這樣。白瑪麗表示希望鄭在民不要對她過度關心,很不喜歡。於是鄭在民表示好的,那麼就一起做喜歡的事情吧。鄭在民給她談了一曲。本來韓世厚也要進來,聽到兩人對話就沒進來了。白瑪麗也給鄭在民表演了一曲。樂隊組隊成功了。鄭在民跟白瑪麗說過自己因為母親跟'韓雲宰吸血鬼結婚後很討厭吸血鬼,也放棄了自己夢想彈吉他。但是現在他很想再做。於是樂隊組成以後,大家一起譜曲聯繫,大家很開心的做音樂,一起演奏。最後來到學校給大家表演。表演完了,大受歡迎。白瑪麗很喜歡鄭在民,喜歡跟他一起做音樂。表演結束,主持人讓鄭在民發言,鄭在民表最該發言的是主持,於是鄭在民把話筒給了白瑪麗。白瑪麗發言說了他們的創作。韓世厚看到鄭在民對白瑪麗的樣子,心裡很不是滋味。事後,鄭在民在收拾的時候,姜文荷來找他。鄭在民的母親來找鄭在民,而鄭在民不想叫母親,一直叫老師。鄭在民母親聽後很是傷心。鄭在民讓母親不要這樣。母親表示很開心看到他重新彈吉他。但是鄭在民根本不想理她,走了。韓世厚在屋頂獨自坐著想事情。韓雲宰看到姜文荷很憂傷的看著遠處的背影。韓雲宰很擔憂。也想起白瑪麗問他的,跟人類結婚的事情。他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做得對不對。白瑪麗去到燈塔的地方彈吉他,邊彈邊想著鄭在民。表示自己真的此刻很想念鄭在民。這時鄭在民出現在燈塔,表示自己就知道她在燈塔。白瑪麗跟鄭在民表明自己很想他。白瑪麗跟鄭在民說完就吻了鄭在民一下。鄭在民看著白瑪麗,於是慢慢的伸手拉住白瑪麗的手,靠近白瑪麗,吻了白瑪麗。兩人長吻著。白瑪麗內心表示自己這個吸血鬼,喜歡上了人類。

  第4集

  鄭在民來到海邊,鄭在民想起了當時跟白瑪麗在燈塔牆上看到的留言。鄭在民看到了自己母親有多想念自己的話。鄭在民有些後悔對母親那麼冷酷。走到母親新家,猶豫要不要按門鈴。韓雲宰跟鄭在民母親開心的聊天。鄭在民母親給韓雲宰倒喝得血。韓世厚去找韓雲宰,韓雲宰跟韓世厚表示快點離開。韓世厚聞到人類的味道,覺得叔叔很過分。就是因為叔叔要跟人類在一起,才導致自己的父母受到刑罰的。韓雲宰解釋那是個意外。韓世厚表示不要忘記他們就是吸血鬼。鄭在民在外面剛好聽到了韓世厚跟韓雲宰的對話.鄭在民看到出來的韓世厚後,鄭在民揪住韓世厚衣領,問他就是吸血鬼啊。鄭在民跟韓世厚打起來了。鄭在民站上風,韓世厚挑釁表示他會保密叔叔跟鄭在民的母親在一起的事情的。鄭在民聽了更加火大。鄭在民繼續要打,韓世厚​​反擊了。韓世厚警告鄭在民。韓世厚讓鄭在民遠離白瑪麗。而且告訴鄭在民沒有辦法承受知道白瑪麗的一切的。到時他會崩潰一切的。到時他不可能有自信原諒一切的。兩個糾纏的人弄開了。韓世厚覺得鄭在民不可能容忍一切的。鄭在民沒理會他的走了。白瑪麗晚上睡覺前,一直不斷想鄭在民。白瑪麗想到白天跟鄭在民的甜蜜一吻的事情,更加開心的睡不著了。鄭在民母親去醫院看受傷的鄭在民,鄭在民看得很心疼。鄭在民醒了,鄭在民母親握住他的手。趙雅拉見到白瑪麗後,趙雅拉拿出包裡的白瑪麗的東西,那個偽裝成果醬的血漿,趙雅拉噴灑一地的。白瑪麗原本就很難過鄭在民受傷的事情。白瑪麗不知如何解釋這個情況.趙雅拉表示,白瑪麗這樣的情況,鄭在民知道否。白瑪麗很為難,不知道要怎麼辦。白瑪麗出來後給韓世厚打電話,希望他不要在那樣了。韓世厚有些傷心。韓世厚時候給白瑪麗發消息祝她好運。白瑪麗坐在海邊想事情,拿著自己的吉他。白瑪麗覺得自己跟鄭在民不可能.白瑪麗承認自己真的很愛鄭在民,但是也清楚她的存在跟鄭在民在一起是不合適的。白瑪麗跟鄭在民內心道別了。鄭在民出院了,母親陪伴著,鄭在民著急的給白瑪麗打電話,結果鄭在民打電話在出租車上的時候,錯過了看路邊坐著的白瑪麗。白瑪麗一直不接電話。鄭在民打白瑪麗電話總是不接,於是就沒打了。看著車窗外的風景放鬆自己的心情.白瑪麗讓鄭在民走了,根本不會有辦法解決他們之間的問題的。鄭在民難過的不敢相信,問白瑪麗真的她是吸血鬼嘛。白瑪麗跟他道歉。鄭在民表示一切難道就一個對不起就能解決嘛。

 

 第5集

  17世紀,咸鏡道疆界,傳聞有長得人樣的不是人的吸血妖怪闖入,設計要血染朝鮮八道圖謀造反,這幫吸血妖怪就是吸血鬼。成伨館內,韓世厚跟鄭在民講述著這段有關吸血鬼血洗都城的故事,他很想見識一下力大如牛有著金剛不壞之身的吸血鬼。鄭在民不相信世上有吸血鬼的存在,而他是一個見血就暈的書生少爺,韓世厚開玩笑地認為,鄭在民應該跟他互換身份,出身在文官世家才對。虎太被生擒了,畫師院原九相一派預謀在邊境引起戰亂,享受血液的戰爭被曝光了。畫師院內部相信,虎太他們中了埋伏一定是有人告密了,於是派允在到泮村去查探,想知道是不是和人類共存的那些喝禽獸血液吸血鬼所為。大司成大人見不到逃學的韓世厚,命令鄭在民必須把韓世厚帶回來見他,要知道韓世厚是否在不雅的地方鬼混,於是鄭在民就去了泮村樹林找韓世厚。在泮村樹林,鄭在民見到了在陽光下吹笛子的白瑪麗,被她深深地吸引了。鄭在民猶豫不決時,被毒蛇咬傷了,他只能割破傷口,想讓毒血流出來,可是他見血就暈。白瑪麗看鄭在民受傷暈倒,於是幫他吸出毒血,第一次聞到人類的血,讓白瑪麗忍不住想要露出吸血鬼的本性,向鄭在民咬下去,幸好韓世厚及時出現。成伨館裡的儒生飲食出了問題,個個都拉肚子,都色掌不分清紅皂白就把提供肉食的白承勳綁了起來,在烈日下暴晒十天做為懲罰。白承勳是隱居在泮村的吸血鬼,靠著妙藥才能在烈日下生存,如果三天吃不到妙藥,或者四天內不能喝血,他的身體是承受不住的。鄭在民得知白承勳是白瑪麗的父親,更加想幫助他查明真相。韓世厚被大司成罰洗茅廁,一時不愉快地他在飯菜裡下了白朮,他不想認真學習參加應考,不想自己的人生就這樣當一個文官就結束了。白瑪麗想要給父親餵藥,沒想到被看守的人發現了,差點被他們毒打。鄭在民不想白承勳無辜受罰,也不想告發韓世厚,於是他承認是自己在飯菜裡放了洩藥,沒想到韓世厚也主動去承認了自己的​​過錯。鄭在民的父親認為兒子體弱多病,不可能成為一名出色的武將,於是跟趙中久提出聯姻之事,要讓鄭在民娶趙雅拉為妻。鄭在民心裡默默地喜歡著白瑪麗,他拒絕了父親要他成親的要求,可是他無法說服父親。韓世厚回家的路上,遇到幾個人欺負白丁白瑪麗,而白瑪麗一點也不畏懼,獨自一人與他們周旋,深深地吸引了韓世厚。

  第6集

  原九君到了泮村邊界,找白承勳算賬,她要置出賣畫師院計謀的白承勳於死地。白承勳對於畫師院的貪焚一點興趣也沒有,他只希望平安不願意看到人類陷入戰亂之中,如果原九君闖進泮村,他們也會拼死一戰。畫師院的吸血鬼無法在白天出來行走,這是他們比泮村的吸血鬼弱的地方,所以原九君只能另想他法報仇。為了吸引心儀的鄭在民,雅拉去了畫師院想把自己變得更美,原九君給了她一個西施用過的香囊,讓她幫自己教訓一下白瑪麗。雅拉把白瑪麗約進了家裡,讓她留在自己的房間,還給她系上了自己的頭繩。雅拉的母親發現白瑪麗這個白丁在女兒的房間,還繫了她的頭繩,非常震怒想要處罰於她。韓時厚一路跟著白瑪麗進了雅拉的家,他想替白瑪麗解釋,但是雅拉的母親一點也不接受。鄭在民正好到雅拉家裡拜訪,想要試圖替白瑪麗解圍,於是讓雅拉的母親不要跟白丁計較,並比喻人和禽獸不同,不能讓白瑪麗的賤氣影響到聽官府上的貴氣,必須馬上把白瑪麗趕出去,讓白瑪麗聽了很傷心。鄭在民再次去見白瑪麗時,她很冷陌地看也不看鄭在民一眼,鄭在民忍不住問她,為何不在乎別人所說的貴賤的白瑪麗,聽到他罵白瑪麗賤時,她會傷心呢?白瑪麗告訴鄭在民,她是在自己的心中有自己的貴賤之分,也是靠著這個活過來的,可是當她聽到鄭在民說自己是禽獸之時,心不知不覺地痛了。鄭在民意識到自己的錯,鄭重地跟白瑪麗道歉,兩人開始成為好朋友。鄭在民開始不自覺地去找白瑪麗,從家裡偷了一袋米給白瑪麗,讓她每天做飯糰給自己當午飯。白瑪麗把鄭在民的米拿去,學會了做飯糰,然後把所有的米都做成了飯糰。儘管飯糰很咸不好吃,可是是白瑪麗親手做的,鄭在民也只能直誇好吃,把飯糰吃了下去。白瑪麗以為自己做的飯糰很好吃,還打算做起飯糰的生意來,沒想到這時聽到了鄭在民準備結婚的事,白瑪麗這才發現自己愛上了鄭在民,心裡很傷心。鄭在民身為武將家的嫡長子,卻不能通過武官考試,他的父親只好跟聽官家聯姻。鄭在民不想遵從父命娶雅拉為妻,而父親又不肯放棄聯姻,所以他只好承諾考取武官,以此做為交換條件放棄成親,即使不容易也努力練武。鄭在民患有血驚悸症見血就暈,多年來都未曾舞過劍,可是為了白瑪麗,他要努力讓自己克服這個病症。雅拉到鄭在民家裡,以送禮之名拜見鄭在民的父親,正巧碰到了白瑪麗。雅拉的下人背東兒故意絆倒白瑪麗,還撕破了她的衣服,鄭在民毫不猶豫地把自己的衣服給白瑪麗披上。白瑪麗知道鄭在民即將成親,不願意接受鄭在民的好意,直言禽獸不如的她,根本不配穿鄭在民的衣服,鄭在民於是忍不住向白瑪麗告白,當眾告訴白瑪麗,他的心為白瑪麗停住了腳步。

  第7集

  背東兒撕破了白瑪麗的衣服,鄭宰敏馬上沖過去給她披上自己的衣服,而白瑪麗則因為鄭宰敏即將大婚而不開心,拒絕了鄭宰敏。鄭宰敏看到白瑪麗拒絕自己,一時激動忍不住當眾向白瑪麗表白,讓白瑪麗不要拒絕他這個為白瑪麗停下來的鄭宰敏。鄭宰敏的父親知道鄭宰敏為了一個白丁而拒絕成親,他非常生氣震怒,一定要找白瑪麗的父母過來問罪,或者將白瑪麗遊街遭人鞭打。鄭宰敏為了白瑪麗,只能答應父親,放棄白瑪麗的感情。白瑪麗在鄭宰敏的心中有很重的位置,他可以為了白瑪麗不愄懼一切,可是看到白瑪麗冷默的眼神,讓鄭宰敏心裡害怕,他希望白瑪麗的心跟他一樣。鄭宰敏告訴白瑪麗,他不會成親,因為他想離開這裡。趙俊賢的屍體在泮村外被發現,身為貴族卻衣衫襤褸,身上一滴血也沒有,只留下犬咬的痕跡。韓時厚通過蛛絲馬跡,確定趙俊賢被吸血鬼所害,於是準備好了擒拿吸血鬼的型具,把帶走趙俊賢的閣貴抓住了。韓時厚把閣貴關在了泮村外的密閉的小屋內,原九君知道閣貴暴露了,於是命人暗中除掉他。鄭宰敏想要在離開前見白瑪麗一面,他約了白瑪麗在樹林裡見面,可是白瑪麗很晚了也沒有出現。白瑪麗忍不住跑去找鄭宰敏時,並沒有看到等待的鄭宰敏,以為他離開了。當鄭宰敏出現在白瑪麗眼前時,白瑪麗終於忍不住說出自己的真心話,求鄭宰敏不要離開。鄭宰敏送了一條頭繩給白瑪麗,希望白瑪麗答應跟他訂親,他會盡一切努力,跟白瑪麗一起生活。韓時厚成功抓獲了閣貴,雖然沒能及時審訊,但對方確實是吸血鬼,所以他通過了考試,成為了銀穴士中的一名。有了銀穴士的存在,畫師院的那幫吸血鬼的計劃一再被破壞,他們的身份也一再被識破,原九君開始擔心起來。鄭宰敏要求雅拉拒絕婚事,因為他有了自己的戀人白瑪麗,他不能謹遵家族的意思跟雅拉成親。雅拉為了除掉白瑪麗,只能帶著銀具去找畫師院的原九君,跟她做交易。原九君正擔心銀穴士的全副武裝,會進一步破壞了他們的計劃,而雅拉的交易正和她的心意,於是她答應幫雅拉除去白瑪麗,雅拉則告訴她打造銀具的工匠。原九君打算把白瑪麗的死製造成意外被殺的樣子,於是送了一張字條給白瑪麗,讓她去泮水。

  第8集

  鄭宰敏找到白瑪麗時,韓世厚在她的身邊,他這才知道一直以來,韓世厚愛慕的人也是白瑪麗,而白瑪麗被傷到要害昏厥了。韓世厚表示,沒辦法守護白瑪麗,就必須離開她,否則鄭宰敏表露的任何心意對白瑪麗都是威脅。韓世厚接到了任務,上春里存有大批失踪的黃金,負責的人是卓善,他們必須趕去奪回黃金除去那裡掌管的吸血鬼。銀血士出發後,鄭宰敏無意間聽到了父親的對話,知道禦敵的秘密武器洩露,而他們並不能派遣增援前去解救那些銀血士,鄭宰敏這才明白韓世厚加入了銀血士,所以馬上趕去救他。禦敵武器的秘密洩露了,元尚久又受了月光之精華不怕那些銀血士,所以輕易地奪走了他們的武器。元尚久因為受了月光之精華不能再吸食人血,這才離開把咬傷的韓世厚留給其他吸血鬼。鄭宰敏及時趕到,和韓世厚全力奮戰,才把韓世厚救走。韓世厚被吸血鬼所咬未死,能救他的唯一辦法就是喝下吸血鬼的血,所以鄭宰敏要代替韓世厚成為銀血士,參加與吸血鬼的討伐之戰中。鄭宰敏告別了白瑪麗,表示自己無法再履行對白瑪麗的承諾,讓她自己堅強地活下去。趙雅拉想去找元尚久算賬,結果發現元尚久已經不懼怕銀武器了,並將趙雅拉逼迫為吸血鬼所用。元尚久想將王室變成吸血鬼的工具,又無法突破皇宮的守衛,於是她逼迫趙雅拉把中殿娘娘引出皇宮。韓世厚自知活不了多久,他想在臨死之前再見一見白瑪麗,於是跑到泮水去找她。見到白瑪麗之後,韓世厚馬上就暈倒了,白瑪麗知道他被吸血鬼所咬,所以用自己的鮮血救了韓世厚。韓世厚醒來後,發現自己有不一樣的能力,才知道自己變成了吸血鬼。鄭宰敏收到銀血士的盔甲,才明白黃大人脖子上沒有跟其他銀血士一樣的傷痕,因為他沒有穿銀血士的盔甲,所以他確定是黃大人出賣了銀血士的秘密。黃大人說出實情,知道是趙雅拉出賣了銀血士,當鄭宰敏趕到趙雅拉家裡時,她正準備上吊自盡。鄭宰敏救下了趙雅拉,並坦誠自己出賣銀血士的事。趙雅拉聽從元尚久的命令,將白瑪麗約到泮村,銀血士同時接到命令,要在同一時間地點擒獲吸血鬼首領,可是當鄭宰敏趕去的時候,見到的卻是白瑪麗。

 

 第9集

  鄭在民想要吸血鬼的血救韓世厚,於是他替韓世厚加入了吸血鬼的討伐之戰,沒想到這一次接到任務時見到的居然是白瑪麗。鄭在民阻止其他銀血士殺害白瑪麗,這才知道白瑪麗是一名吸血鬼,但他依舊不能讓銀血士傷害白瑪麗。韓世厚趕了來,讓鄭在民帶白瑪麗離開,表明他就是吸血鬼,可是銀血士還是不肯罷手。白承勳他們及時趕到,施了媚術讓所有銀血士昏了過去,並向鄭在民說明,他們是不傷害人類的吸血族,只是想要和人類一起生存而已。鄭在民痛恨吸血鬼,而他深愛的白瑪麗是吸血鬼,連他唯一的好朋友韓世厚也變成了吸血鬼,他痛他們都是吸血的妖怪。鄭在民責罵白瑪麗為何將韓世厚變成了吸血的妖怪,有什麼目的,他寧願死也不願意自己變成吸血鬼存活在世間。白瑪麗很痛苦,她深愛的鄭在民是如此怨恨吸血鬼,她向鄭在民表明給韓世厚喝自己的血,只是想救活韓世厚而已。白瑪麗告訴鄭在民,身為吸血鬼的他們有什麼錯,他們從來沒有傷害過任何一個生命,而人類卻在不停地殘殺。在白瑪麗的心裡,從來沒有想過變成人,可是遇到鄭在民之後,對於自己是吸血鬼的身份很痛苦,她想變成人跟鄭在民在一起。雅拉自盡被鄭在民救了之後,開始醒悟過來,她跑去見白瑪麗,想確定她是否安全,並把知道的火寺院的一切都告訴白瑪麗。白瑪麗知道雅拉深愛著鄭在民,她救下了被火寺追殺的雅拉,希望她可以陪在鄭在民的身邊照顧他,沒想到自己卻被抓到火寺院去了。元尚把中殿娘娘抓到火寺院關進了密室,等待中殿娘娘把即將繼位的太子生出來,把他變成吸血鬼一族。元尚把白瑪麗留在中殿娘娘身邊,照顧即將分娩的中殿娘娘,鄭在民知道白瑪麗被火寺院抓走了,孤身一人就闖進了火寺院。雅拉把火寺院是吸血鬼聚集地的事告訴黃大人,讓他回去報告兵判大人,即刻派人去攻陷火寺院。元在自從遇見了楊平氏之後,對於吸人血生存的吸血鬼生活已經厭倦了,他不想再參與到吸血鬼一統朝鮮的陰謀當中了,所以他背叛了元尚,把他的計劃都告訴鄭在民他們。白承勳帶著他們一族的吸血鬼,趕到了火寺院,拼勁了全力破了元尚設的境界。白瑪麗闖出了密室,加入了鄭在民與元尚的戰爭之中,鄭在民為了救白瑪麗,被元尚咬了一口。兵判大人帶領銀血士趕到後,元尚已經消失了,而他的兒子鄭在民則受了傷,白承勳只能帶著他們吸血族離開火寺院。白瑪麗看到鄭在民很痛苦,而鄭在民強烈表示過他寧死也不變成吸血鬼,白瑪麗只能去求中怡叔叔,索要救鄭在民的方法。白瑪麗找到書的記載,只有流乾了自己身上的血,才會變成人的狀態,而她臨死前的血能救鄭在民,讓他變成人,所以白瑪麗決定犧牲自己救鄭在民。鄭在民醒了過來,可是白瑪麗卻奄奄一息,白瑪麗只希望下輩子變成跟鄭在民一樣的存在。

  第10集

  鄭在民從鐵塔摔下去的那一瞬間,腦海中閃現很多片斷,他不明白那些是什麼片斷,只知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而他的心里特別的難過,原創來源搜視,有一種無法承受的痛。鄭在民失去了4個月的記憶,眼前總閃現一些幻覺,而白瑪麗因為使用了吸血鬼能力而被囚禁了起來。白瑪麗被執行安治刑4年,根據吸血鬼的最新法,為救人而使用吸血鬼能力的白瑪麗被選定為第一個實驗對象,白瑪麗從此獲得了自由。獲得自由的白瑪麗主動跟金局長要求,她要參與提出的共生計劃。獲得重生後的白瑪麗,以公開吸血鬼的身份重新穿回了校服,第一件事就是重新認識鄭在民,和他重新開始。進入校園後,所有同學都用奇怪異樣的眼光看著白瑪麗,害怕是吸血鬼的白瑪麗,白瑪麗只好大方地告訴鄭在民,她是一名吸血鬼。以吸血鬼的身份重新回到學校,全校的同學都用異樣的眼光對待白瑪麗,不敢與她太過於親近,連老師們都無法調停學生這樣的不安。鄭在民也和其他同學一樣,對白瑪麗同樣不友好,白瑪麗只好主動跟老師要求,她坐在教室的最前面,這樣同學們就不會擔心坐在後面的她而顯得不安。失去記憶的鄭在民跟其他同學一樣,對於白瑪麗也避而遠之,但是白瑪麗沒有退縮,努力讓自己堅強一點,不要有絲毫地退縮。無論白瑪麗怎麼努力,同學們還是害怕吸血鬼的存在,已經形成了一股力量,要將白瑪麗趕出學校。一大早,校園裡全是白瑪麗的照片,塗紅油漆的什麼都有,還把她的坐位給弄髒了。白瑪麗堅強地告訴同學們,可以討厭她但請不要害怕她,然後把自己的坐位整理乾淨。白瑪麗努力想跟同學們處理好關係,沒想到同學們還是一直想要欺負白瑪麗,讓鄭在民實在看不下去,只好出手幫助白瑪麗。韓世厚重新回到了學校,以白瑪麗的守護者身份,在學校裡保護白瑪麗。看到白瑪麗在同學們面前喝血,成為同學們議論的焦點,韓世厚衝出去把白瑪麗直接帶走了。鄭在民不明白,為何白瑪麗忍受著所有同學的欺負也要以吸血鬼的身份回到學校裡來,所以他忍不住質問了白瑪麗。韓世厚想質問責罵鄭在民對白瑪麗的辜負,被白瑪麗阻止了。白瑪麗告訴韓世厚,因為她鄭在民才受到了傷害,把記憶丟失了,白瑪麗喜歡鄭在民,也是為了鄭在民才自願參加共生計劃公開自己的身份。鄭在民又忽然有了幻覺,這一次他看到了那個吹笛子的女生,居然就是白瑪麗。

  第11集

  韓世厚追問白瑪麗,為可那麼辛苦還要公開自己的身份,而白瑪麗則表示,她非常喜歡鄭在民,想留在他的身邊,所以她才要公開自己的身份。韓世厚看到鄭在民出現,故意把白瑪麗抱在懷裡,他想幫助白瑪麗讓鄭在民在意她。鄭在民想知道為何白瑪麗會出現在他的白日夢裡,所以他要求白瑪麗待在他的身邊,幫助他恢復所有記憶。高二學生的家長找到了學校,要校長給個說法,為何讓一個吸血鬼在學校裡上課。鄭在民知道了這個消息,馬上前往會議室,表明吸血鬼並不可怕,如果家長不放心的話,他會負責監視白瑪麗的一舉一動,承擔所有責任。有了鄭在民陪在身邊,白瑪麗對生活充滿了希望,也特別嚮往每天上學的日子。韓世厚想阻止白瑪麗去學校,不想獻血日這一天,身為吸血鬼的白瑪麗被同學們用異樣的眼光懷疑著,可是白瑪麗因為有鄭在民在身邊,她一點也不介意,於是坦然地去上學。地鐵裡,兩名高中生在談論白瑪麗,擔心今天學校獻的血都會被白瑪麗吸走,鄭在民於是帶著​​白瑪麗曠課。趙雅拉看到鄭在民曠課,自己也無心上學,於是背上書包走出了學校。韓世厚碰到了逃學的趙雅拉,想要討好賄賂於她,陪她去買飾品,希望她能對白瑪麗好點,趙雅拉這才明白,韓世厚也是一名吸血鬼。有唱片公司看中了橘子果醬這個樂隊,想讓他們重新組隊出道,可是他們不能接受吸血鬼的身份,要求要換掉主唱白瑪麗。鄭在民不同意換掉主唱,韓世厚也表示,換掉主唱就連他這個貝斯也一起換掉,因為他也是一名吸血鬼。白瑪麗想幫助鄭在民恢復他的記憶,想讓他聽一聽自己寫的那首歌,沒想到鄭在民突然想起了白瑪麗曾經吻他脖子的事。鄭在民質問白瑪麗,白瑪麗並沒有否認,她承認自己控制不住,因為鄭在民的血對於她來說太香甜了。白瑪麗的回答,讓鄭在民很失望,她不讓白瑪麗再留在他的身邊,希望她轉學。鄭在民和白瑪麗的對話,韓世厚全都聽到了,他把橘子果醬樂隊的演唱錄像交給鄭在民,並且告訴鄭在民,白瑪麗喜歡他。白瑪麗準備離開學校的那一天,鄭在民在樂隊練習的房間裡發現了白瑪麗寫的曲譜,他不自覺地彈了起來,突然一下子就想起了所有的記憶,還有他的前世,他終於明白那棵對對自己的重要,於是急急忙忙跑去。

  第12集

  鄭在民想起了一切,出現在他腦海裡的那些片斷並不是幻覺,而是深藏在他內心深處的記憶,很久以前白瑪麗就存在了他的記憶當中。鄭在民把白瑪麗的書包放回了班級,帶著她一起到許願池去許願。同學們都知道了韓世厚是吸血鬼的身份,也一下子與他保持了距離,雅拉怕韓世厚誤會自己沒有守約,特意跑去韓世厚打工的地方找他,跟他解釋清楚,還讓韓世厚一定要回學校繼續上課。白瑪麗想要讓大家聽到她的音樂,鄭在民很想幫她完成這個心願,他去找了雅拉他們要求重組樂隊,雅拉他們也很想把握這個機會,但首要的問題是解決娛樂公司不讓吸血鬼參加的問題。秀麗很感謝白瑪麗救過她,也不再懼怕白瑪麗,反而與她交上了朋友。白瑪麗要給白承勳送晚餐,把秀麗也帶到了爸爸工作的店裡,白承勳第一次見到女兒帶了朋友來店裡,心里特別的高興,差點忍不住當場流下眼淚。學生家長要求開臨時運營會議,討論韓世厚的問題,他們一致要求學校把其中一名吸血鬼轉到其它學校去。鄭在民和雅位上網搜尋了有關學生的人生權利,他們也參與了運營討論會議,要求尊重兩名吸血鬼學生的上學權利。家長們不肯答應鄭在民他們的要求,想要召開學委會解決,鄭在民只好提議,組成一個特殊班級,他們願意與吸血鬼同班學習。家長們同意了鄭在民的請求,讓他們在練習室裡組成一個特別班級繼續上學。鄭在民向媽媽表示,他要中止治療還要重新組建音樂,要做出更好聽的音樂給媽媽聽。鄭在民不僅諒解了媽媽,還邀請了韓雲宰擔任他們的指導老師。吸血鬼參加的樂隊很難被接受,鄭在民去找了沈亨俊,要求只參加樂隊演唱的海選,他們想用音樂來表達自己想說的話。橘子果醬突破了一次次預選,成功入圍了前十名,他們即將在電視屏幕上演唱他們的音樂。為了表示對吸血鬼的不滿,有人破壞了化妝間,在裡面灑滿了類似鮮血的東西,參賽者都拒絕橘子果醬樂隊繼續參賽。韓世厚知道他們被排擠,想要退出放棄繼續參賽,但是白瑪麗不想放棄,於是他們選擇在路邊進行演唱。沈亨俊聽到了橘子果醬的演唱,他們對音樂的熱情很讓他受感染,使他想起了自己當時做音樂時的初衷,於是決定力挺橘子果醬,幫他們出道。橘子果醬演唱的視頻上傳到網上,引起了大家的熱議,雖然有很多排斥吸血鬼的人,但更多的是被他們的音樂感染的人,漸漸開始接受了吸血鬼。隨著第一批身份公開的吸血鬼被接受,第二批的吸血鬼身份也即將公開,而正處在安治刑懲罰的一部分吸血鬼也即將被釋放,韓世厚終於與他的父母見到了面。

  轉載請註明來源: 韓劇網 http://www.hanjucc.com
創作者介紹

GOSSIPGIRL泛泛的秘密花園

泛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